阼时

让我成为您的翅膀吧,隔离痛感,还要覆盖住那澄澈的蓝眸。

【all金】冰冷神明

2.


“小鬼神明。”


紫电蛮横的撞开了教堂的门,在边缘留下丝丝烧焦的痕迹,而转瞬之间又了无踪迹。


雷狮对着周围嗅了嗅,随即无趣的放弃了脑内那恶劣的想法。


“小鬼神明…你还真是多事啊…”


他枕着手臂靠在了神坛旁。


“都说了那种戾气对老子屁用都没有。”


雷狮抬头看向神与人的连接使者——昼夜掌控者 金。


随即闭上了眼。


“金…你的眼珠子…”


哦,上帝,原谅这个无礼之徒吧。他已经词穷了。


“…真他妈好看…”


“可以抠出来的对吧。”


雷狮沉默了一瞬,勾起嘴角,牵扯出了一抹危险的笑容。


他抬起头——黯紫的瞳孔在瞬间变得锃亮,极具侵占性。


那是盗贼对所爱之物的执着。


“拿出来送我吧。”


【all金】冰冷神明

是之前冰冷神明的延续。


1.以耳闻


“我敬爱的神明大人…”


薄荷蓝的少女虔诚地交叉双手,合握在胸前。


“若您能耳闻我卑微的呼喊…”


向着自己所信仰的神明祈祷,草绿色的眸无生机的低垂。


“请您准许自己降下神坛…来陪伴您最忠诚的信徒吧。”


垂下的头猛然抬起,嘴角咧出了温和的笑容。可那看起来却令人毛骨悚然。


一步一步逼近了神坛。


“神明大人…您听得到吗…”


寒冰包裹着一颗碧绿的琥珀。


TBC


【强行all金】冰冷神明

怎样才算深情?

有着冰冷蓝眸的神明转过头,对着痴迷的信徒露出了永远的温柔。

是万劫不复?还是…

“永不复返。”

我敬爱的神明啊…

信徒的眼神涣散而疯狂。

即便你成了骨头,只剩血肉…

“我也倾心于您”

【all金】金斑白鹿

ooc get√【应该有…】

1.友善很重要

身高两米一的白发男人走进巨大的金丝笼内,身后跟着一头小小的白鹿宝宝。

但这不是一般的白鹿崽。

你看看他那湿漉漉水汪汪的蓝眼睛,身上唰白唰白的绒毛,以及亮闪闪的金色斑点。

还有头顶上黑色的jio jio。

“这是金。”

“他来自登格鲁严寒地区,是你们中最小的喔,因此…”

白发男人眯着眼睛,和言和色的对着底下一片满脸“感兴趣”的小鬼头们做出警告。

“我希望看见的是好好相处的画面,如果让我发现谁欺负这位新朋友…我想没有谁愿意尝试莱娜蜂后的匕首呢吧。”

全体动物【不寒而栗】

2.惹不起惹不起

丹尼尔离开了笼子。

把‘可怜巴巴’的白鹿小朋友独自留在了笼子里。

哦,加个形容词修饰一下。

这个充满了肉食动物的巨大笼子里。

“喂,那个新来的。”

藏青色毛发的豹直起身子。滋滋冒着电流的紫眸定定地盯着白鹿小朋友。

金四下瞄了一眼,试图确认对面那条青豹所查找的倒霉鬼是自己后。抬头无比茫然的看着他。

“有事吗。”

你以为他会这么说?

不不。

我说过了,他是白鹿哦。

“要干仗吗。”

雷狮当时就懵逼了。

【孩儿你说啥呢,给我整蒙了都。】

合着这他妈是从东北溜达来的啊?!

东北的爷们都挺威猛的哈…

但他雷狮是谁啊?

凹凸动物园一方霸主!

手下小弟万千!

怕他一个小小的金斑白鹿?

“呵。”

雷狮冷笑一声。

放他娘的屁。

于是,我们的豹豹小朋友就准备给鹿鹿小朋友一个下豹威了呢。

被“呵”了一声的鹿鹿:“???”

就在他已经开始准备502的时候。很不巧的听见了金和肉食兔兔紫堂幻的谈话。

兔兔:你好…我是紫堂幻。

鹿鹿:奥!你好吖,我是金!

兔兔:嗯…你好,金。

那个…我想问问你……

鹿鹿:嗯?怎么了嘛?

兔兔:金你是干什么了才来这里的呢?就是…犯了什么事情吗?

鹿鹿:为什么这么问?

兔兔:金你不知道吗?这里来的人…都是犯过事情的…比如说那边那只看起来很像波斯猫混血布偶猫的,她其实是犬科动物,变种的狐狸…(小声说:)据说她还有一个哥哥…只不过完完全全是一只狐狸…

鹿鹿:啊,你说犯的事啊!

金笑了起来。

“他们说我屠了一个校!”

雷狮:豹躯一震。

随即雷狮收起了502。

【all金】私奔的180种姿势

1.世界观


世间存在两个顶端的生物链。


妖族与人类。


妖族,如其名。


拥有强大妖力的大妖。

可能是修了几百万年才修出几条尾巴的狐狸,可能是道行几千万年的一头狼,也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一株野草……

总之,

只有你想不到,

没有妖族做不到。


大妖的颜值可以说是非常高了。

在这里里,帅哥美女遍地走是常有的事情。

什么蛇蝎美人,兽域风情啥啥啥的。


当然,有了大妖,就必定有小妖。


法力值低,化形时间不长。长得还一般般。

简单来说,小妖就是妖族里的“三无”。


如果点背的话,还极有可能碰上残暴的大妖怪。

打到你祖兽都不认识的那种。


妖族少几只小妖是不会有人追究的,毕竟没有哪个傻子愿意招惹上普遍脾气不好还记仇的大妖。


更何况,没有利用价值的家伙谁愿意去管呢。


当然,只限于点背的小妖。不是所有大妖都愿意搭理这些没用还孬的小妖的。


有损声誉。


人类。


就是普普通通的人族啦。

让人类成为食物链顶端的另一方是妖族的失策。

人类这种弱到不堪一击的低等动物在某族里是很不受待见的一个种族。


我想能知道其中的意思与规则。


人类这种生物,就是没蹬到鼻子就会先说脸多好看。

就像车祸现场的时候第一件事是发朋友圈而不是打120。

让人啼笑皆非。


处于这样糟糕的环境,人类依旧乐得清闲。


而在这样的系统里,诞生出了破坏平衡同时也维持平衡的存在:

“妖怪明星经济所”


TBC

啊…我写不下去了…这是啥破名…起名废…【安详升天】

梗来源于半年前的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格子老师大概不记得了…emmm


【all金】出现了!玛丽苏的经典套路!

ooc警告

2.他居然打我!他打我!

好了,一码归一码。

金开始正经起来了。

他坐在两米三高的床上静静地等待着机遇的来临。

十分钟过去了。

……金皱了皱眉。继续耐心的等候。

于是,我们的小白领愉快的在床上坐了半个点。

“你妈的系统呢!”

在认清到自己并未像传统传书小说里那样自带系统的时候………

他微笑着比起了中指。

“算了…来,我jio的推动剧情比较重要。”

金跳下了床,极不情愿的看向了桌上那本《求求你们别爱我》…

“等会!”

金猛地冲向了垃圾桶。

而在上一章中进入垃圾桶的书此刻不见踪影。

“……这书还是长腿的呢…”

金怀揣着平静的心情翻开了这本天雷滚滚。

他觉得现在的他无坚不摧,甚至可以直视手中的化学武器。

入目第一行。

“哈…雷…雷总…嗯…”

金合上了这本书。

随即,它成抛物线状飞向了墙壁。

他抬起左手捂住了脑袋。

“不,我不可以…”

“哗啦”

地上的书突然冒出白光,把满脸惊恐的金罩住,拉入了光线中。

“啊啊啊啊要死了见鬼了啊啊啊啊!”

“吵你妈吵。”

杀猪般的叫声戛然而止。

金悄咪地张开眼睛,对上了一对极具侵略性的紫眸。

而自己,就如同小说里的一样,躺在对方结实的臂弯下。

赤身裸体的躺在他的臂弯下。

金眨了眨深邃的蓝眼睛(被吓的),舌尖舔了舔上唇。

“雷…雷狮?”

对面的紫眼睛猛地暗了下来。

“啊…金,我需要你帮我干点活。作为刚才吓到我的……”

雷狮贴近了金敏感的耳朵,磁性的声音直直透过金的耳膜。

“补偿。”

“pia”

金面色依旧平静。

“不要脸。”

雷狮捂着半边脸极其不可思议的瞅着金。

雷狮:他打我!他居然打我!(委屈屈)

真有个性,我就稀罕这样的。

金:EXM???抖M???

【all金】出现了!玛丽苏的经典套路!



NO.1


大家好,我是金。


是世界级第一家族的小少爷,每天早上我都会从五百万㎡的大床上被自己帅醒。

然后…


然后我编不下去了。


去他妈的长相甜美,

去他妈的睫毛精,

去他妈的女装大佬,

去他妈的Lolita………等等,好叭,Lolita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每一次睡觉,我都无法体会到在结结实实的大火炕上的那种舒适。


你们知道那种附在海浪之上飘忽不定每一个神经都得不到放松的感受吗?


你们知道吗?


你们不知道。


睡一个月两米三高的床就知道了。


床垫子就高两米二的那种。


好的,我想你们看到这,可以明白了。

没错,就是狗血到不能再狗血的穿书…

在今天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除了三观没有正的。

但事实上穿到这本书后他发现,世界连三观都不存在…


金所穿的这本书…名字是

《求求你们别爱我》

简介:金是一个公司的小白领,他未曾想过,他与他的顶头上司会有什么关联。每天兢兢业业只图安定,却不想。

一次宴会上,惨遭他人暗算,灌酒下药,送到了别人的床上。

一夜缠绵过后,第二天早上醒来,竟惊悚的发现身旁的人竟是………


……金看不下去了,他呈大字状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在了床上。


作者凯…凯啥来着…阿西吧不管了…

这作者真他妈是个极品…再往下看实在是对不起自己那双卡姿大蓝眼睛。

没错,简介他没看完,因为接下来的内容实在不堪入目…

“金竟然发现他被禁锢在上司死对头——格瑞的臂弯中。而自己的鼻尖抵着的却是自家上司——雷狮的胸肌,他眼前一黑,险些晕眩过…”

“砰”

金果断的把这本书扔进了垃圾桶。


哦谢特,上帝啊…饶了我吧!


【all金:耀金】不曾失去

生命的起点处于竞争,死亡的终点取决于竞争过后的成败与否。

胜者为王,败者…


这便是凹凸。

在这里,没人害怕失去,也没有人害怕死亡。


来到这场大赛的人,无一不是抱着拼死一搏的心态。

因为活着没有意义,所以不畏惧死亡。

因为了无牵挂,所以失去也成为了笑柄。

从未得到过,又何谈失去。


这是凹凸的人,外界称呼他们为

“不明所以的疯子”

的确,这个称呼很贴切。


只有在死亡的前一刻,有些人才悟到了些什么。


比方说,在预赛时掀起一番微波的鬼狐,他有个到死都惦记着他的下部。

莱娜。

在凹凸这种地方能够体会到名为‘感情’的这种东西。我只能说他不幸,但不可否认,无论是鄙夷这种事物存在的人,还是明面上冷嘲热讽的人。

背地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丝羡慕。

能来这种地方的人,要么无处可去,要么是流浪者。

再要么,是为了私人恩怨。


总之,都缺乏感情。

所以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游戏当中,他们只能警惕别人,付出感情的人,简直就与狼口的羊一般。


破绽百出。


但莱娜是我们这群‘疯子’里的‘傻子’。

她把自己的一切,哪怕是那颗心脏。都以给她那所谓‘信仰’奉献的形式给了鬼狐。


在鬼天盟成立前,莱娜就开始跟着鬼狐这只狡诈的狐狸。

跑个腿,写个档案…

该做的,不该做的。

她通通都做了。

还一副乐意至极的模样。

不是没有挑事的人。

一个来自于克洛诺斯的人就曾问过她。

也不能算是问,就是随口一提。

“你给那老狐狸办了这么多事,也没见他多心疼你。”


莱娜没说话,但我站在树杈上看的一清二楚。

她银白的瞳孔涣散了一瞬,随即握紧了匕首。

一句话也不说——鬼狐让她闭嘴。


奔上去与对面的人打了一架。

毫无悬念,有功夫说闲话的人实力自然不会差。

而莱娜,除了帮鬼狐杀过几个小喽喽,实战经验基本为零。


那人调侃了几句战败的莱娜。自觉没趣也就走了。


我清晰的听见她走前给莱娜的“恶语”。

“疯子+傻子=忠诚

那么把它反过来就不一定了。”

莱娜或许不明白,但我明白。

但那不是我的事,我也没必要给她忠告。


那是在金来之前,我最后一次看见莱娜。随后,鬼狐也不见了。




TBC

清一清以前写的东西,清完了就忘记我,现在,开开心心看文吧


【all金】死亡之名

NO.1

[以死亡为引,我签订不平等条约。   ——文记]

“格瑞医生,你来活了。”

清冷的紫眸懒懒的抬起一瞬,随即又无趣的放下。

“精神科3C来了一个特殊病人,安迷修让我告诉你一声,他归你了。”

“嗯。”

格瑞放下了手里的清闲,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

“喂喂,这么冷淡,找不到女朋友哦格瑞医生~”

“多事。”

随着关门的声音,办公室里又安静下来。

安莉洁见怪不怪的看着每日必有得挑衅与被挑衅。左手托腮,草绿色的眼睛快速的浏览着手下的档案。

‘雷狮,男,18,心理暗示不存在的人帮助自己度过了一切,最近因为车祸,声称‘它’为了他而死亡,陷入精神混乱……初步判断,妄想症。’

突地,听起来有些不切实际的女音淡淡的响起。

“不对,不是妄想症的状态……是光吧………”

“你个疯女人又说什么呢。”

凯莉一向与安莉洁不对付,声称对方为“疯女人”与“魔女”。

是单属于小姑娘之间的战争呢。

这时候安莉洁就会回敬对方一句。

“用不着魔女小姐操心。”

凯莉靠在办公室的墙壁上,时不时地的怼两句安莉洁。

拌着嘴的期间,她举起手里的病例,随即又放下。低头看了看。

独自嘟嚷。

“精神分裂?真是个罕见的病症…”

她正想着格瑞那会不会有点麻烦,转而有点幸灾乐祸——格瑞就是个性冷淡加面瘫。

看见他吃瘪,凯莉是非常喜闻乐见的。

突然间,安莉洁插了个话,没头没脑的一句。

“格瑞有麻烦了。”

好了,她又来了。真是让人有够窝火的。

凯莉翻了个白眼。

她不屑于安莉洁的占卜,对,安莉洁刚刚在占卜。只不过在凯莉看来那就是一些没头没脑的谎话。

占卜师也一样,一群满口谎话的死骗子。

“既然是魔女,那么久没必要对着疯女人的话有太大的注重。”

凯莉是这么想的。

但她这次错了。

凯莉转而又对着手里那份记录着罕见的病症的纸张。

原本有些惊奇的蓝眼睛也只是片刻就失去了它的情绪。

她草草的扫过病人简介,恢复到了不感兴趣的状态。打算看完之后去吃顿沙拉。

只不过,在看见某一栏时,那双无机质的瞳孔猛地缩小,凯莉整个人都被定格在原地。

颤抖着双手,下一秒撞开办公门朝着格瑞离开的方向狂奔。

安莉洁头也不抬,在面前那份病例上写下治疗方案。

治疗方案:去除幻想根源,在患者脑内重复模拟出妄想对象死亡的画面。

治疗时间:半年。

器械:5A治疗室。

诊治医生:       

她草绿色的眸暗了暗,在空白处写上。

“安迷修。”

停下笔管。

安莉洁抬头看着被凯莉猛摔上的门

良久,她说。

“来不及了。”

‘从这里到3C不算近,但是走个五,六分钟也得到…

格瑞那头芦荟是从两分钟之前离开的…

排除坐电梯的路线,看他刚才的表情对这个病人兴趣一般…

兴趣一般的病人他绝对不会走的那么快…

也就是说我还有不到4分钟的时间从这里跑到3C,3C又是在另一栋楼里…

虽然有电梯但是路程会很远时间也不够用……’

凯莉抽空看了眼手表。

‘…还有2分钟…不行,…格瑞他他妈的给老娘慢点走啊你妈的!’

“啪嗒,啪嗒…”

鞋跟磕在地上的声音混乱的响起。

TBC

我,END了嗯…

你们都要好好的嘿嘿…

再见啦,能看见你们真好…

【all金】零与零—死亡通知书

每一对平行线都是残酷的存在。

它们无法相交,能够做到的只有站在彼此面前。
线与线之间或许只有一厘米,又或者是几米以外的距离。

一厘米也好,几米也好。

再向前一步,平行线的平衡就会被破坏,也就是从“平行线”变成了“相交线”,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违背了“平行”的法则,将会掉入底层的深渊。

对的,深渊。

平行线们知道在脚下几千万米的地方有一块深渊,嗯…也可以称它为“黑洞”
至于里面具体是个什么,没人清楚。
毕竟去了之后,没人回来。

也回不来

金就是一条这样的线,但是他是众多线里面最特殊的一个。
他有四条,不,有更多互相平行的线。这在线的圈子里是不符合常理的一件事,很显而易见。

他被孤立了。

毕竟有很多个类似于“配偶”,“伙伴”,“家人”这样的存在,的确是很让人嫉妒。

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

在平行线中。

存在着“死亡”与“扭曲”

死亡,顾名思义。
这条线将不复存在。但又与“黑洞”不同。
金曾经见到过平行线“死亡”,那是一种丝毫没有一点美感可言却又让人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的仪式。
从诞生到逝去,平行线的生命不是定量。
也许就有这么一条线活到了永生,又或者是刚刚诞生就会立刻死亡。
这不是能掌控的,至少对于现在的它们来说。

但金不同。
他是“无限”,也是“永生者”。
根据句面意思简单来说…

他无法死亡。

这是件悲哀的事情,他只能独自面对无限循环的弧度与本身是“怪物”的恐惧。

再怎么开朗的人收到他人的负面议论,承受着本该不存在的不良情绪……

也会崩溃。



很久以后,安迷修问金,
“死亡是怎样的场面呢?”
金低头思索了一下,
“当时啊………”
他又想起了他的一部分童年阴影。

“…抱歉安迷修,我想我无法具体的描述。”
“没关系,金。”
最终金还是没告诉安迷修那是怎么样的奇怪仪式,而安迷修也识趣的没有接着问。
他也无需问了。

安迷修看着面前被金色光芒缓缓吞噬的人,伸出手搭上了金的手。
“我知道了金。”
安迷修微笑着。
“我会记住的。”

(引子)